尹建莉为什么要炮轰龙应台?坐井观天 夜郎自大

台湾知名作家龙应台在她的《亲爱的安德烈》中有一段话,在内地广为流传,深受许多家长喜爱:“孩子,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当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但是,在前一段时间,尹建莉在推广她的《好妈妈胜过好老师2》时公开炮轰龙应台,称“这段广为流传的金科玉律,不过是一阵唠叨,是教育废话的典型代表,实质是以所谓的‘母爱’为借口,控制孩子”。尹炮轰龙应台的起因是一位家长向尹求助。这位家长说她上初中的儿子成绩下滑,她试图用龙应台的这段话来教育孩子,但她的儿子根本不理会。尹在给她的回信中先这么评价龙应台:“这段话语气诚恳,殷殷情深,背后的潜台词却传达出两种‘高人一等’的信息:一是我和别的家长不一样,别人都在要成绩,独有我要的是未来;二是孩子你太傻,不懂事,你不知道当下用功可以换取未来的体面生活,不知道成绩和尊严是挂着钩的,我要提醒你。”     之后,尹对那位家长说:“当妈的把人人皆知的普通道理当作自己独有的观点来陈述,自以为高人一筹,但其中的‘潜台词’,既轻贱了自己孩子的智商,也贬低了他人。虽然从道理上孩子无从辩驳,但凭直觉,孩子会读出另外的这些东西,这令孩子心底生厌。你说你给孩子做了许多思想工作,都没什么效果,你在做那些思想工作时,关注自己的‘潜台词’了吗?”尹建莉向家长提出建议:“和孩子谈话,注意要从“我告诉了你什么”转移到“孩子接收到了什么”,请关注自己的“潜台词”。”     

在回信的最后,尹向龙应台开火:“龙应台女士是我尊敬的人,尤其在儿童教育上,至少她这段话说得有问题。一段看似金科玉律的话,一点都没超越大众的平均认识水平,不过是一阵唠叨,是教育废话的典型代表。并非成功的人都是成熟的家长,事实是有些在社会上取得很高成就的人,在家庭教育方面做得并不好,一个有能力、有本事的家庭教育‘破坏者’,其破坏力会大大高于一般人。”     

尹炮轰龙应台的理由,除开抓住了龙应台的“潜台词”之外,人们看不到一点事实依据,可以说尹是在“捕风捉影”。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龙应台上面的那段话,表明她不仅是个造诣很深的作家,也是个很有成就的教育家。她的这段话是对现代家庭教育理念最全面而又最通俗的诠释。现代家庭教育理念简而言之,就是父母必须承担起教育孩子的责任,但必须尊重孩子,把学习的选择权交给孩子。龙应台“要求你(儿子)读书用功”,既是在行使做父母的权力,又是在承担做父母的责任;但是,她让儿子读书用功,并不是让儿子为她自己用功,而是为他自己用功;由于儿子心智还不是很成熟,所以作为母亲她必须提醒儿子读书的意义,即便如此,她也仅仅只是“提醒”,决定权仍然是在她儿子手中;她既没有强迫儿子去学奥数,又没有强迫儿子学钢琴,“控制孩子”从何谈起?      

为什么父母承担教育孩子的基本责任,在尹那里成了“控制”孩子?是尹没读懂龙应台这段话的基本意思,还是理解不了龙应台表达的教育理念?尹出过书,对理解龙应台这段话的语义应该没有问题;尹是教育学硕士,不可能不理解龙应台所持的教育理念。尹对龙应台的这种指控,真是燕雀不知鸿鹄之志?     让人莫名其妙的是,尹还指责龙应台这段话是“唠叨”和“正确的废话”。依据在哪呢?相反,尹自己看上去倒像个“唠叨”和说“正确的废话”的高手。《好妈妈胜过好老师》通篇是没有理论含量的“育儿经”,是真正的“唠叨”;全书看不见一丁点儿家庭教育理念创新的东西,是真正的“正确的废话”。“龙应台女士是我尊敬的人,尤其在儿童教育上,至少她这段话说得有问题。一段看似金科玉律的话,一点都没超越大众的平均认识水平,不过是一阵唠叨,是教育废话的典型代表。”尹的这段话明显自相矛盾。“和孩子谈话,注意要从‘我告诉了你什么’转移到‘孩子接收到了什么’,请关注自己的‘潜台词’。”尹的这种说法在百度上可以找到成千上万条,毫无新意。    

 是什么原因让尹刻意找龙应台的茬呢?有网友说尹这只不过是为了她的新书炒作。其实,尹在商业上已经非常成功了,她没有必要通过炮轰龙应台来吸引大众的眼球,因为这有可能自取其辱。但是,不管尹炮轰龙应台真正的动机是什么,它都不是偶然的,至少反映出我国教育界存在的一个大问题,那就是一些教育专家喜欢坐井观天;由于喜欢坐井观天,所以习惯夜郎自大;习惯夜郎自大,就有可能误国误民!     为什么有那么多教育专家喜欢坐井观天?由于“种种”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当下许多掌握我国教育话语权的所谓主流教育专家,虽然学历都很高,其中不少人还留过洋,但与陶行知、陈鹤琴等老一辈教育家相比,他们既无扎实的学术功底,更无宽广的国际视野。比如,尹在《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一书中对“溺爱”是这么表述的:“文字经常会误导人,‘爱’和‘溺爱’表面上看起来有共同原素,实际上它们不是一种东西程度上的深浅,而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东西。‘爱必定包含着自由,而所谓‘溺爱’,则是披着爱的外衣的‘过度管制’——过度管制的出发点可能是爱,但结果是走到了爱的反面,是反‘爱’的行为——在这个问题上有目共睹,原因却一直被归纳。”尹在这里不仅表述显得十分笨拙,而且逻辑相当混乱:说“爱”与“溺爱”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东西,就如同说赖皮狗不是狗一样。    

 由于视野狭窄与短浅,天地在一些教育专家眼里只有井口那么大,所以,他们的优越感自然而生,因此,容易养成夜郎自大的习惯。不少囯人本来就有夜郎自大的传统,而当下这股汹涌的民粹主义浪潮又更容易让一些人自高自大!中国是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教育方面的优秀传统也琳琅满目(如孔丘的“因材施教),但是必须承认,中国的传统教育理念在总体上是偏保守和落后的。从孔丘的“孝”开始,中国的教育目标就是最大限度地摧残孩子的人格,将孩子工具化。中国传统的工具化教育缺乏现代人精神必需的“平等”、“尊重”等基本的维生素,所以它与现代教育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我们要继承我们那些优秀的教育传统,但在世界教育文明昌盛的今天,我们屯没有必要刻舟求剑;特别是我国的教育(包括基础教育)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的情况下,更无傲视他人的资本。当下我国教育乱象丛生,“教改”越改越乱,与一些教育专家坐井观天夜郎自大脱不了干系。   

  尹看不惯龙应台的“高人一等”,更不能容忍龙应台是一个中国传统教育理念的“破坏者”,所以,不管有没有事实依据,她都要“乱喷”一通,以泄心头之恨! 学术功底欠扎实可以提高,但做人的胸怀呢?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属于原创,受版权保护。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