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情商”在中国变成了狗皮膏药?

“情商决定命运”,人们对这句话早已耳熟能详,也普遍接受了这种理念。但是,“情商”到底是什么呢?一些人在谈到“情商”时,除了像鹦鹉学舌一样重复百度上的词条,即“情商通常是指情绪指数,由自我意识、控制情绪、自我激励、认知他人情绪和处理相互关系这五种特征构成。“一个人的成功,只有20%归诸智商的高低,80%则取决于情商”这几句话外,就说不出更多的东西:既说不清“情商”这个概念的内涵是什么,更不知道情商是通过什么原理发挥作用的。因此,“情商”在中国的地位非常尴尬:人们一方面说“情商”很重要,另一方面又觉得情商很“虚”,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场。所以,“情商”在现实中变成了狗皮膏药,说起来包治百病,实际上什么病都治不了!比如,流传甚广的“一个人的成功=20%智商+80%情商”说法,就是典型的伪情商理论。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首先,这与丹尼尔·戈尔曼《情商》一书的不给力有很大的关系。当下中国人对情商的了解,大多来自于《情商》这本书。《情商》确实是情商理论的开山之作,怎么评价它都不为过,但是,无论是它的整个理论体系还是一些基本概念都不完善,它甚至连情商的定义都没有(或者说不完整)。作为开山之作,这是正常现象。既然丹尼尔·戈尔曼自己在《情商》一书中也没有说清楚“情商到底是什么”这个基本问题,所以,我们中国人也说不清“情商到底是什么”等基本问题就不足为怪了!     

其次,是中国心理学学界的失职。情商理论是心理学的“外甥”,即情商理论是从心理学分支出来的,它身上有心理学的血脉,但它又有了自己的“姓”,无论是它的理论架构还是语言系统都已经完全独立了。如果中国的心理学学界不失职,发挥自己的天然优势,结合中国国情进行研究,那情商理论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尴尬了!那么,中国的心理学学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整体的失职呢?是习惯于坐井观天,还是囚囿于门户之见?    

 第三,我们中国人投机取巧的“创新”习惯。丹尼尔·戈尔曼没有说清楚“情商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但情商的培训市场又那么大,那该怎么办?于是,一些机构发挥“创新”精神,情商是个框,啥都敢往里面装!当下人们都希望快速成功,对成功学和心灵鸡汤有巨大的需求,所以,在“中国的情商理论”中充斥着大量的成功学和心灵鸡汤。这样,“中国的情商理论”就逐渐变成了狗皮膏药。    

 “情商”狗皮膏药化,这一点在儿童情商培训中表现得最典型。现在不少儿童情商培训机构都将儿童情商划分为9种能力,即自信心、情绪管理、挫折抵抗、独立性、责任感、自律、同理心,社会交往和问题解决。据说这种划分方式来自国外某机构。暂且不论这机构是否“权威”与“正宗”,至少它将儿童情商划分为这九种能力是没有科学依据的。皮亚杰认为,儿童在2至7岁只能通过感官认知世界,他们逻辑思维能力不强,只能用孩子能接触到的现实生活来教育他们。陶行知也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的理论。将儿童情商划分为这9种能力,已远离了儿童生活,超出了儿童的认知能力。它们看上去高大上,实际上是典型的成功学和心灵鸡汤,这种儿童情商培训除了能满足这些孩子的父母对“成功”的需求外,对提高孩子了情高商作用不大,至少性价比非常低。     

自从进入21址世纪以来,情商理论在西方得到了迎迅猛的发展。彼得·萨洛维(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情商理论的创始人之一,美国耶鲁大学现任校长)提出了“情商能力四分法”,使情商理论得到了革命性的飞跃,情商的应用,特别是在企业管理方面(即领导力)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只要我们不坐井观天,情商理论在中国就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属于原创,受版权保护。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