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学生选择不听北大钱理群教授的课而喝彩!

2004年,从北大退休的钱理群教授在南京师大附中开了一门名为“鲁迅作品选读”的选修课。在开课之前,南师大附中的老师是这样向同学们宣传的:你们都想进北大,钱先生是北大最受学生欢迎的教授之一,但你们现在考上北大也听不到钱先生的课了,因为他已经退休了。这是他头一次到中学讲课,这个机会难得。 头一回上课,连过道都站满了人,可不到一个月,空旷的大教室就只剩下了不过二三十个学生。钱教授伤心了,是自己讲得不好吗?当然不是。一位同学在写给钱教授的信里揭开了谜底:“我们不是不喜欢听你的课,而是因为你的课与高考无关,宁愿在考上北大以后再毫无负担地来听您的课。” 这事被披露后,舆论一片哗然,几乎是压倒性地批评学生们功利主义做法,有的甚至上升到“大逆不道”的高度。


 如何看待中学生不喜欢听钱老师的课这件事?应该说,学生们的这种做法的确带有强烈的功利主义色彩,所以,关键是我们如何看待学生们的这种“功利主义”做法。 功利主义是什么?功利主义是200多年前英国哲学家杰里米·边沁创立的一种哲学理论。经过后人的改造,它变成了整个经济学的哲学基础。功利主义的基本论点是:每个人都趋利避害,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它用目的的正当性来证明手段的正当性,即只要我的目的是好的,用什么手段都无所谓。比如,钱文忠先生说:“父母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看孩子的日记。我不敢苟同,看孩子日记是了解孩子的最佳渠道。”这就是赤裸裸的功利主义产物。

 作为当代人的价值观,功利主义确实有不合适的地方,特别是对于中学生而言。现在很多中学生,与高考无关的课,不学;上了大学,他们对与就业无关的知识不问;进了职场,他们对与工作无关的事不做。因此,这让他们失去了很多机会,失去了人生很多乐趣;一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从而走上违法之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功利主义将他们引向平庸之路。但是,这种功利主义的价值观像雾霾一样笼罩着当下的中国,是当下人们一种主流的意识形态,我们要求中学生免俗,这现实吗?现在的中学不再是传统的象牙塔,学生们都是社会的产物。 

但是,功利主义作为一种方法论,它却又有相当的社会价值,它有利于提高社会的效率。比如,“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这就是典型的功利主义方法论。所以,中学生不听钱老师的课,无须上升到“大逆不道”的高度。 现在的学校都是应试教育的产物,而应试教育又是功利主义的产物。因此,学生们在应试教育的环境中做出功利主义的行为,应该说是最理性的选择。因此,我们应当为这种“理性的选择”而鼓掌喝彩,因为他们的这种选择是一种公民意识的萌芽,因而可以说是一种时代的进步! 

学生们能自己做出理性的选择,就说明现在的他们开始学会尊重自己的感情和意志了,他们不再容易成被人利用的工具了——因为现在的教育带有浓厚的工具化色彩! 对于现在的中学生们来说,他们知道鲁迅伟大,但是,鲁迅生活的年代离他们已经很遥远,他们的阅历和理解能力让他们对鲁迅的经历无法感同身受,因而无法形成感情共鸣,所以绝大部分中学生不可能真正喜欢上鲁迅。对于自己的这种“无法喜欢”,他们不再为了迎合老师,为了迎合钱理群这类大师而装作喜欢!他们通过自己的行动表达了自己的选择,表达自己感情与意志!

 对于现代人来说,这种“选择”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现在不少老师很看重学生的天赋,其实,学生的选择比天赋重要,而选择的依据就是价值观——凝固了的感情与意志。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曾在母校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他说:“善良比聪明重要。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天赋得来容易,因为它们与生俱来,但选择往往很困难。” 然后,贝佐斯问了学生们一个问题:“有朝一日,你将以什么为自豪?你的才智?还是你的选择?”事实上,当年贝佐斯看到了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创办亚马逊。 现在的孩子们学会了自己做选择,首先是得益于互联网。

互联网让世界变得更广阔了,它自然地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的成长,孩子们开始有了自己独立的精神世界了,他们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和交友的圈子。长期以来,受应试教育的影响,孩子们几乎把所有精力都用于升学考试,只知道听命于老师和父母,不知道自己天生就有选择的权力,因而也不善于自己做选择。 现在的孩子都是在互联网摇篮中长大的,并且在他们出生那的一刻就接受了市场经济洗礼,所以,他们最大的感情需求就是“平等”与“自由”这四个字!互联网和市场经济,给孩子们带来了“平等”的理念,他们的价值观也开始多元化,不再盲从父母和老师的教导,他们学会了自己做选择,从“工具”向大写的“人”转变;他们开始通过自己的“选择”向社会表明他们是有生命和感情的“人”,所以我们应当为他们学会了“选择”而鼓掌,而不是简单地斥之为功利主义做法!他们不再是任人摆布的工具,他们心中再也没有什么权威,是真正的现代社会公民! 

为什么社会上对学生们选择不听钱老师的课,普遍持反对的态度呢?主要原因还是几千年的工具化教育的观念在作怪。当下工具化教育的一个最大特征是,它从不关注孩子需要什么,喜欢什么,而是想让孩子做什么就让孩子学什么,给孩子灌输什么。教师和父母总是强调自己目的如何正确,因而让孩子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做,从来没有去想孩子会有什么感受,他们有什么样的感情需求。在这种以老师和父母为中心的教育体制下,孩子没有自己的感情和尊严,孩子就像一台台没有生命的计算机,自己想让孩子将来派什么用场就给孩子预装什么软件,所以,他们对学生们自己做出的选择自然不爽! 至于钱理群老师,作为一个知名的学者,对于学生们的选择还在抱怨,连“当今的学生已非吴下阿蒙”的觉悟都没有,只能让人“呵呵”了!

【本文属于原创,受版权保护。图片来源于网络。】
标签: 中学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