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深爱儿女,儿女就一定要深爱父母吗?

这是我的一个学员在我的《父母3.0培训课程》的课堂上讲的故事。去年国庆节期间,她的舅舅和舅妈——一对在深圳某高校任教的夫妇——利用国庆四天长假于10月1日清早坐高铁前往杭州看望在杭州某大学就读的女儿。行前他们为女儿准备了很多她爱吃的零食,打算到时给女儿一个惊喜。没想到见面之后他们碰了一鼻子灰:女儿不仅没有一点惊喜,反而满肚子怨气,责怪父母不经她同意就来杭州,这是对她的极不尊重。 妈妈说自己想念宝贝女儿了,爸爸也说妈妈是第一次来杭州,叫女儿陪她转转。女儿说自己已和同学约好去千岛湖玩,让爸爸妈妈自己玩,然后就匆忙离去。


这对夫妇在杭州转了一天,越想越不是滋味,索性提前返回深圳。他们回深圳后向我的这个学员诉说这次杭州之行的遭遇,反问她:“我们这么深爱自己的女儿,女儿竞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们。我们到底错在哪里?” 

我这个学员问我她舅舅舅妈究竟错在哪里,我说,她舅舅和舅妈口口声声说他们“爱”自己的女儿,所以,他们错就错在他们的“爱”上面。

从性质上来讲,父母的爱分为“本能的爱”和“负责任的爱”。本能的母爱是指受遗传基因的影响,所有动物都具备的天生爱护后代的本能,如“舔犊之情”、“虎毒不食子”等,它们都是对这种本能母爱的写照。高尔基说“爱孩子,母鸡也会。”本能的母爱体现在人类身上就变成了一种父母强烈的自我感情需求,这种感情需求表面上体现为父母爱孩子,实际上是父母为了满足自己保护后代这种本能需求。比如,三岁的孩子本来可以自己到处跑了,但一些父母仍喜欢经常将孩子抱在怀里,这与其说是父母爱孩子,不如说是父母为了满足自己本能的母爱。 

负责任的母爱是指父母以对孩子的成长负责为目标表现出来的爱。它虽然是由本能的母爱升华而产生的,但它与本能的母爱已有本质的区别。这种区别表现为本能的母爱是父母以自己为中心,主要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感情需求;负责任的母爱是父母以孩子为中心,主要是为孩子提供健康成长和学习的机会。比如,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经常能在一些教科书里看到这么一个反面故事:美国亿万富翁洛克菲勒让孩子做家务挣钱:逮到走廊上的苍蝇,每100只奖一角钱;捉住阁楼上的耗子每只5分钱……编撰故事的人最后告诉人们:这反映了在资本主义社会人情关系的冷漠与自私,即使在家庭里也只有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其实,洛克菲勒的这种行为正是他的负责任的爱的表现;由于有这种负责任的爱,勒克菲勒家族的产业长盛不衰。 

在上面那个案例中,虽然这对夫妇不事先告知女儿是想给女儿一个“意外”,但他们没有意识到女儿已长大成“人”,女儿已经有了自己独立的人格和自己的生活空间,有了自己的生活计划和安排;也就是说,在这对夫妇的潜意识中,女儿还只是个“孩子”,对她无所谓尊重不尊重;正如这位母亲自己说的她只是“想念宝贝女儿了”,所以,他们的这种母爱只是为了满足他们自己的感情需求,只是一种本能的母爱;由于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母爱,所以,它自然会遭到已具备独立人格和生活空间的女儿的抵触!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当儿女们具备了独立人格和生活空间的之后就不再需要爱父母了呢?不是,但这种爱应该是有原则的。在上面这个案例里,女儿已与同学事先有“约”了,而契约精神是现代人的立身之本!所以,应当为这个大学生不陪父母的行为点个“赞”——当然,她与父母的沟通方式是否合适,这是可以讨论的,但它属于另一类性质的问题,与“爱”无关。 

当下中国有成千上万的父母像这对大学老师夫妻一样,在对孩子付出“深爱”之后,就要求孩子用“深爱”来回报自己——即无条件地听自己支配,哪怕是孩子已经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这与其说是“爱”,还不如说是“交换”更为贴切!当然,在一个高度商业化的社会里,人们的一切交往在本质上都是“交换”,人们之间的亲情、爱情和友情也可是用来交换,只不过是在一些情况下它们不一定要用金钱来进行结算,比如,人们可以用友情交换友情。现实中确实存在一些单方面不求回报的现象,比如,一些父母对儿女的爱的确是“无私奉献”,但是这种“无私奉献”很难持续,因而它不可能具有普遍性的意义。父母“深爱”孩子之后要求孩子用“深爱”回报自己,作为一种交换,它是合理的;但问题是,“交换”的前提是双方必须是平等的,如果双方不是平等的,那这种“交换”实际上就是抢劫或者勒索。 

中国父母几千年来都没有平等对待孩子的习惯,孩子只是父母传统接代和光宗耀祖的工具——由于现在绝大多数家庭已没有列祖列宗的牌位了,所以不少父母与时俱进地将牌位换成了自己的“面子”,即孩子是给自己“长脸”的工具。现在年轻的父母看上去都很尊重孩子,孩子要天上的星星就去给孩子摘星星,但是,这并不是真正的尊重,这仅仅只是一种“宠爱”——像爱小狗小猫之类的宠物;在孩子是学奥数还是学钢琴等原则问题上,父母根本不给孩子发言权,也毫不顾及孩子的感受! 由于现在亲子之间普遍存在不平等,所以,现在父母要求用自己的“深爱”“交换”孩子“深爱”,实际上就变成了一种感情抢劫,更准确地说就是一种道德绑架!

其实,很多时候父母对孩子的“爱”,仅仅只是在承担自己作为父母的一种义务而已,并没有像他们嘴里说的那么高大上。父母养育孩子,这是父母的基本权力也是基本责任,正如孩子对他将来的孩子一样,只是在遵循人类繁衍的基本法则。当初父母让孩子来到这个世界,是父母自己选择的结果,所以,不管养育孩子多么艰难,付出多大的代价,父母都必须承担自己当初选择的责任! 

在当下社会的普遍认知中,大学老师属于“高素质”的群体,那么,为什么即使是“高素质”父母也喜欢对孩子进行道德绑架?归根结底,是孔老二的“孝”授予了他们道德特权;有了这种特权,父母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蹂躏子女的感情,因而在现在的家庭教育中,父母不讲是非、不讲规则、甚至违法都是司空见惯的! 

但是,不可否认,孔老二的“孝”在中国今天老百姓的心中仍是个“暖词”。这是为什么?其实,此“孝”非彼“孝”!与两千多年前孔老二说的那个“孝”相比,今天人们说的“孝”更接近现代“尊敬”这个词的含义。从表面上看,“孝”与“尊重”似乎没什么多大的区别,但实际上它们有着本质的不同。现代意义上的“尊重”有两个特征,一是双向的,即我尊重你,你也得尊重我,比如,孩子尊重父母,也希望得到父母的尊重;二是有条件的,即只有你的行为值得我尊重我才会尊重你,比如,在一些城市的街头有父母强迫孩子装乞丐去向路人乞讨,这样的父母就不值得孩子尊重。尊重的本质是双方平等,而“孝”的本质则是封建社会君臣关系的延伸——绝对服从。有专家辩解说,在孔老二那里“孝”也是讲“平等”的,只是后人歪曲了孔老二的本意。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孩子就是父母的“臣子”;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臣不死谓之不忠;父让子亡,子不得不亡,子不亡谓之不孝,这有丝毫平等的气息吗?人们可以说“儿女必须孝顺父母”,但可以说“父母必须孝顺儿女”吗?当下人们之所以还把“孝”当作个“暖词”,正说明现代人对“平等”的追求!(本文属于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                                                                             

 谭一平:父母问题专家,中国研究父母问题第一人,专注于解决父母自身的观念和素质方面的问题,已出版《父母的情商决定孩子的一生》等30部专著。                                                    

 《父母3.0培训课程》是中国第一门解决父母自身观念与素质问题的亲子课程,其目标:更新父母观念,提高父母素质。   

正在讲授:为什么要尊重孩子的注意力不集中?                                                        

 网站:www.tanyiping.com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一平情商    

【本文属于原创,受版权保护。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