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那么多孩子变成了白眼狼,“母狼”在哪?

最近,有一位妈妈在网上爆料,说自己今年过年与往年一样,只给了11岁的儿子500元压岁钱;儿子嫌少,竟然和家里人打起了“冷战”,与他沟通他不理,他也不去亲戚家拜年……因此,这位妈妈感叹现在的孩子越来越不好管教了。

她的这个话题引起了许多父母的共鸣,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吐槽,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现在的孩子都变成了白眼狼,不懂得感恩。她们列举了一大堆证据,比如,有位妈妈说:“我平时上班忙,让儿子去奶奶家吃饭,他竟然当着奶奶的面说饭做得难吃,一口都没吃就走了。”另一位妈妈说:“我因为公司的事没法请假,幼儿园放暑假没有带女儿出去旅游,女儿特别生气地质问我;‘为什么别的小朋友暑假都能出去旅游,就你请不了假?’”还有一位妈妈说:“前些天我感冒发烧请假在家休息,儿子问我为什么在家休息不带他出去玩,一点都不关心我生病了,真让我心寒。”

……

孩子变成了白眼狼,在中国现在已不再是个别现象了。那么,人们不禁要问:“既然中国的小白眼狼越来越多,那谁是母狼?这些母狼又在哪里?”

毫无疑问,把孩子养成白眼狼的母狼就是这些正在吐槽的父母,是他们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为什么说是他们自己把孩子养成了白眼狼?因为他们没有从小培养孩子的“界限意识”。

什么是“界限意识”?亲子之间的界限意识就是在亲子双方之间有一条明确的界线,明确双方在家庭中的权利与责任,规定父母应该做好哪些事,孩子应该做好哪些事;亲子双方都不能越界去做对方应该做的事;特别是孩子的事,必须由孩子自己做,该由孩子自己做主的事情也必须由孩子做主;比如,孩子自己能吃饭了,      那父母再喂孩子吃饭就是侵犯孩子的权利;即使是那些孩子暂时不能做或不能做主的事情,父母也应该用启发的方式让孩子自己想办法去做,允许孩子犯错误。清晰地划分出亲子之间权利与责任的界限,就会使孩子逐步形成这样一种观念:自己的事,只能自己做,不要依附他人,即使是父母;别人的事,只可以尊重和接受,不要强加干涉,也不应该干涉。

清晰地划分出这种亲子界限,是商业社会对建立好良好的亲子关系的必然要求。商业社会是市场经济的表现形式,而市场经济就是交换经济;在交换经济中人们的一切关系在本质上都是交换关系,即使是亲子关系也是一种交换关系。亲子关系表面上没有牵涉到金钱和买卖,双方交换也不一定要用金钱结算,但亲子双方的确在交换,交换的标的物就是“亲情”,即你给我一份爱,我也给你一份爱,结果亲子双方都感到幸福。过去人们讲究“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就是这种交换关系最形象的表述;即使现在年轻的父母已经没有“养儿防老”的需求了,但那也是在与孩子用亲情交换亲情。一些父母确实是无私地爱孩子,对孩子不求任何回报,但这种爱至少在目前不能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

由于亲子关系在本质上是种交换关系,而交换关系要求双方关系必须是平等的,如果双方不平等,那就是勒索或抢劫,所以,亲子关系必须是平等的。事实上,当下的孩子在他们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就接受了亚当·斯密的洗礼;尽管孩子们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平等”这个词,但随着他们独立意识越来越强,他们的平等意识也越来越强。作为独立的个人,他们不仅会越来越频繁地主张自己的权利(比如:“这个玩具是我的”),而且越来越会维护自己的权利(比如,“这个玩具是我的,不给小娜玩”)。孩子这种权利意识的成长,正是他们融入这个社会的标志。

但是,由于父母长期宠爱孩子,混淆亲子双方的权利与责任,使孩子缺乏界限意识;由于父母经常剥夺孩子的责任(比如,孩子能自己走路了,父母还要经常抱着孩子),久而久之,孩子就以为自己有无限的权利而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如果自己想要的权利得不到满足,那他就会认为是父母欠自己的,甚至认为整个世界都欠他的;就这样,孩子就在父母悉心的饲养下变成了白眼狼。所以,当父母只给500元压岁钱时,孩子一比较(与去年比或与同伴比),就觉得父母欠他的了;当父母因工作忙不能带孩子出去旅游时,他就觉得父母欠她的了……

当孩子缺乏界限感时,他们不仅经常会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父母,而且还会养成经常跨入父母边界的习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父母。比如,网上有消息说,当国家放开二胎政策后,一位母亲征求13岁的女儿的意见时,女儿这么回答母亲:“你要是敢给我生个弟弟,那我就敢给你生个外孙!”由于亲子之间缺乏清晰的界限,亲子间的冲突已经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这让现代的家庭教育越来越完充满硝烟味。

现在不少父母认为白眼狼孩子的出现,是金钱诱惑造成了的,金钱扭曲了孩子的人性,导致亲情异化。这样的道德遣责不仅在逻辑上行不通,更重要的是无助于解决白眼狼问题。那么,如何在操作层面上划分出亲子之间权利与责任之间的界线呢?从让孩子学习做家务劳动开始,即让孩子在享受他们权利的同时,承担他们自己应承担的责任!

【本文属于原创,受版权保护。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一篇 下一篇